唐駁虎:未來美國政壇格局,全看這四人的競爭

唐駁虎:未來美國政壇格局,全看這四人的競爭

2020年12月18日 22:14:54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當地時間時間11日晚,美國最高法院以7:2駁回了德州總檢察長牽頭的案子,標誌着川普團隊在司法上全部敗訴。12月14日,美國各州的選舉人在本州首府從當地時間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之間,陸續完成象徵性的正式投票,兩黨派選舉人無人跳票。

2、現在真正的美國政治觀察焦點都聚焦在民主黨33歲後生Jon Ossoff、共和黨老油條David Perdue、民主黨黑人牧師Raphael Warnock、共和黨女富豪Kelly Loeffler這4個人身上,參議院最終的控制權、未來4年的美國基本政治版圖,都取決於佐治亞州的2個參議員席位爭奪。

3.共和黨僅需贏得其中1席,就能繼續掌控參院,拜登就成了“跛腳總統”,施政將困難重重。而如果民主黨能贏得2席,加上副總統的1票,便可保證法案通過。對民主黨而言,完全掌控總統、參院、眾院,這才叫完整執政。而同樣對共和黨而言,參院如果不保,那就是全面失守了。

果不其然,在當地時間上週五(11日)晚上,美國最高法院以7:2直接駁回了德州總檢察長牽頭的這個案子。這也標誌着川普團隊在司法上徹底輸光。

州與州之間的糾紛到最高法院解決,這是一個傳統規則。但起訴方必須展示其他州的行為傷害了自己。通常都是跨州的邊界、水權等衝突。

最高法的判詞也簡短直接:德州無法説明它州的選舉與本州有任何利益關聯,因此拒絕受理!更簡單地説,就是“關你屁事”。

只有兩位最保守的大法官,阿利托和托馬斯表示了不同意見。他倆説,州一級的訴訟還是應該受理的,以後再正式宣判駁回嘛。

而川普自己任命的三個大法官都支持直接駁回,拒絕受理。川普氣炸了,他週五晚上在推特上説,法官們“沒有智慧,沒有勇氣!”

另外,帶頭挑事的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已經被FBI發了至少一張聯邦傳票。目前,除了性騷擾指控,帕克斯頓還要接受有關賄賂和濫用職權的指控的調查。

此前Paxton的下屬舉報他涉嫌為自己的捐助者、富翁內特·保羅牟利。保羅在2018年為Paxton的連任競選捐贈了2.5萬美元。保羅則僱傭了一名與Paxton有婚外情的女子。

所有向當局舉報他的舉報人都已辭職、被解僱或被停職。其中四人上個月提起訴訟,聲稱自己是被報復的對象。

完成第二輪選舉

12月14日,美國各州的選舉人在本州首府集結,從當地時間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之間,陸續完成象徵性的正式投票。

如美國憲法第2條及第23修正案所規定,各州選舉人團的人數等於本州國會眾參議員人數,首都華盛頓特區為虛擬的2+1=3位。

2020年科羅拉多州選舉人團選前宣誓

在選舉人團作為“橡皮圖章”投票之前,他們都要宣誓按本州選舉結果投票。不僅如此,各州的選舉人團都是由該州勝選者所在的黨指定的,是“自己人”。

選舉人中的大多數都是普通人,準確地説,是所在黨在當地的資深基層黨工。被指定為選舉人,是黨派給予的一種榮譽。

當然,也有個別高知名度的黨內領導人、本州退休官員壓陣,如克林頓和希拉里,經常都是紐約州的選舉人。

所以,指望各黨自己忠誠的基層黨員出現集體“叛變”,那是極其異乎尋常的。

美國曆史上最大規模的選舉人叛變是在1836年,民主黨提名理查德·M·約翰遜作為副總統。

但是當23位南方弗吉尼亞州的選舉人得知,約翰遜竟與一名黑人女子共同生活之後,他們拒絕給約翰遜投票。

這導致了約翰遜沒有獲得足夠多的選舉人票擔任副總統。根據憲法第12修正案改由參議院投票,最終約翰遜還是當選了那屆的副總統。

但是,選舉人個人的確一直有違背誓言,胡亂投票的。

自1796年至2016年,美國58場總統大選共投出23507張選舉人票,總計出現158名“失信選舉人”。

其中71人是因為他們宣誓支持的總統候選人在投票前死亡(當時還沒有憲法第20修正案做規定),2人棄權,其餘85人因為各種原因將票投給其他人。

“失信選舉人”大多並非倒戈至對方陣營,而是改投給自己陣營的其他人。扣除1836年的“弗吉尼亞叛變”,剩下的居然有7次發生在2016年。

在紅州德州,有2個選舉人,將本來應該投給川普的票分別投給了德州前眾議員讓·保羅及俄亥俄州長約翰·凱西克。

而本來應該投給希拉里的票中,夏威夷一人投給了桑德斯,華盛頓州三人投給了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還有一人投給了印地安原住民環保活動家Faith Spotted Eagle。

2016年12月19日,華盛頓州12位選舉人在首府奧林匹亞寫票,結果12個人跑了4票,一時譁然。

另外,還有3起未遂的失信選舉人。明尼蘇達、科羅拉多和緬因州各有1名代表在投票前都聲稱,要將該投給希拉里的票轉投桑德斯。

他們分別被“勸離”“作廢”,由候補投票人替代或者在做了工作之後重投。

對失信選舉人,各州法律傳統上的處罰都很輕微。大概是這種事發生了一般也無傷大雅,大家都是一個黨的同志,批評教育一下算了。

2016年不僅鬧得有點大,而且碰上了槓精。前面説的華盛頓州投給鮑威爾的那三位,下來就被州選舉委員會各罰了1000美元。

他們不服,去法院起訴,並在州巡迴法院勝訴。但是被對方上訴到州最高法院後,又判維持對他們的懲罰。

這就是2016年一時譁然的華盛頓州選舉人團選舉結果

另外,科羅拉多州那位未遂的“失信選舉人”因自己的選票被撤銷,也上訴到設在丹佛的聯邦第10巡迴上訴法院,獲得法院支持,認為選舉人可以隨自己意願投票。

於是這些案件提到了聯邦最高法院。

2020年7月6日,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作出一致裁決,拒絕賦予“失信選舉人”隨意選擇總統候選人的權力,要求他們依據各州選民投票結果選舉候選人。

終審判決寫到:選舉人必須知道,他們不過是作為選民們的代表,只能按照選民的意願投下自己的一票。

判決同時要求:各州都有權與華盛頓州一樣,選擇制裁違反其承諾的選舉人團成員,因為選舉人無權推翻其所代表的公民的意願。

2020年華盛頓州投票前宣誓儀式,這次沒人敢玩了

其實,以前發生的跳票,不過都是“行為藝術”,藉機表達一下對本黨侯選人的不滿而已。

而“選舉人團”投票,本來也只是象徵性的禮儀程序。

由於川普的撒潑打滾、無理取鬧,今年連本來是走程序的選舉人投票也成了焦點。

面對一個死活不服輸的現任總統,結果就是兩邊沒有一個選舉人敢跳票鬧着玩了。

還有關鍵的第三輪

沒有一位“失信選舉人”。51個選舉人團的結果是已定的306:232,拜登贏得毫無懸念。

現在已經有很多媒體報道稱“拜登正式當選美國總統”,就連最“謹慎”(實際上是最不情願,以後再細説)的普京也終於發電祝賀拜登。

但是,實際上這還早着呢。

根據憲法第12修正案以及其他規定與實踐,每個州的選舉人票結果,將由州長簽署並加蓋州印的認證書一起,由美國郵政總局(USPS)在12月23日前遞交到國會。

同時另有2份交付州務卿辦公室,2份交付聯邦存檔,還有1份交付管轄當地的聯邦法院。

國會眾參兩院將於1月6日舉行選舉計票,經歷了新一輪改選的全體議員參加,參議院議長(也就是副總統彭斯)將主持。

在完成這第三輪原本也是禮節性的點票之後,才是真正的“拜登正式當選美國總統”,獲勝者(拜登)將於1月20日宣誓就職。

現在“川粉”的指望,就是到時彭斯手裏拿着拜登的票,報川普名字。但實際上彭斯並沒有權力決定統計結果,4年前在這個職位上的拜登也是一樣的。

2017年1月6日,拜登作為副總統/參議院議長,主持川普正式當選的唱票儀式

他的任務只是在1月6日下午1點在國會大廈主持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當眾拆封選舉人團票,並交於兩位眾議員、兩位參議員共計四位唱票員進行公開統計,各州按照字母順序進行提交。

但是已經有三名共和黨聯邦眾議員表示,他們將在1月6日的國會聯合會議上,挑戰11月3日的大選結果和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結果。

聯邦眾議院共和黨議員布魯克斯(Mo Brooks)在發言

這包括佐治亞州的馬喬裏·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阿拉巴馬州的莫·布魯克斯(Mo Brooks)和巴里·摩爾(Barry Moore)。

根據聯邦法律,如果有至少一名眾議員和一名參議員聯合對某州的選舉結果提出質疑,會議就要休會兩個小時,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進行辯論。

之後,參議院和眾議院進行現場投票,以決定是否接受或拒絕一個州提交的選舉人投票結果。如果參議員和眾議院都投票否決,結果將被推翻。

根據憲法第12修正案,如果沒有總統候選人獲得過半選舉人票(270張),或兩名候選人同時獲得50%的選舉人票(269∶269),那麼將觸發由眾議院選總統、參議院選副總統的程序。

與平時投票不同的是,這時總統由眾議院的各州代表團一州一票投出,贏得多數票者將成為總統。

由於本次美國大選共和黨在眾議院435個席位競選中翻紅了10個席位,並沒有席位被刷藍,因此其佔優勢的州代表團的數目由26個增加到27個。這樣,川普就有望以27:23當選。

挑頭的布魯克斯表示,他一直在努力爭取“越來越多”的共和黨議員支持。上週已會見了六名參議員,威斯康星州的約翰遜和肯塔基州的保羅已經表示願意加入,共同發起挑戰。

但實際上對共和黨而言,想通過國會投票阻止拜登就職,不可能實現。因為反對意見必須在國會兩院都通過,而民主黨仍控制着眾議院。

所以,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已經祝賀拜登當選,還敦促共和黨同僚不要參與任何在1月6日的聯席會議上反對認證的行為:

“任何對選舉團計票的反對意見都可能會拖延時間,但不會改變大選的勝負。”——別費力氣了。

2020年12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現身西點軍校米奇體育場,觀看陸軍(西點)和海軍(安納波利斯)軍校的橄欖球比賽

當然川普還有最後一招——起兵造反,但顯然不會有任何軍隊/警衞隊響應,只會被平日侍衞的特勤局和美國陸軍第三步兵團逮捕。

紅脖子“民兵”們也不傻,拿槍佔領州府?分分鐘會被滅。

真正關鍵的大選未了戰局

即便如此,大選的懸念結束了嗎?並沒有。

大選不僅是選總統,同時還包括重選國會全部435名眾議員(任期2年)、約1/3的參議員(任期6年),以及諸多“搭車”的地方選舉、投票。

參議院共有100個席位,在2020年35個席位的改選中,33個席位已經決出,民主黨刷藍1個席位。以目前的結果,共和黨總計保有50個席位,民主黨佔據46+2個盟友席位。

還剩2個參議院席位未定,而這全都集中在佐治亞州——這也是今年大選的關鍵“戰場州”之一。

按該州法律,在11月3日的大選中,由於佐治亞州沒有一位參院候選人贏得超過50%的選票,所以該州將於明年1月5日舉行2個參議員席位的複選。

51:49,這就是選前參議院的對比

共和黨僅需贏得其中1席,就能繼續掌控參院,拜登就成了“跛腳總統”,施政將困難重重——

絕大部分關鍵法案無法在國會獲得兩院一致通過,只能指望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在一些無關緊要的法案中,“跳反”支持他。

而如果民主黨能全部贏下這2個席位,參院的比例成了50∶50;作為參議院議長的副總統哈里斯,將可以投下關鍵一票,讓法案通過。

對民主黨而言,完全掌控總統、參院、眾院,這才叫完整執政。而同樣對共和黨而言,參院如果不保,那就是全面失守了。

這是真正值得關注的、有重大政治意義的懸念,川普的“挑戰大選結果”只是騙眼球、騙錢的鬧劇。

因此兩黨已經開始為這場集中在佐治亞州的加時賽、“雙決選”全面發力。

發國難財,毫不掩飾

目前佐治亞州的2位聯邦參議員席位,目前都由共和黨控制,分別是戴維·普度(David Perdue)和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

相應的民主黨挑戰者,為年僅33歲的電影製片人喬恩·奧索夫(Jon Ossoff)和黑人牧師拉斐爾·沃諾克(Raphael Warnock)。

普度2014年首次當選參議員,任滿一屆。洛夫勒則是2019年底接任本黨參議員剩餘任期,2020年初新上任的參議員。

洛夫勒此前曾任美國洲際交易所高管,其丈夫傑弗裏·斯普雷徹是洲際交易所的創始人。洛夫勒因此被稱為史上最富參議員。

儘管身價過億,洛夫勒卻在標榜自己視金錢如糞土的價值觀,聲稱自己“放棄了豐厚的收入,甘心為偉大的國家和人民服務”。

然而,在今年1月24日,洛夫勒在6日宣誓就任參議員不到三週,便參加了美國政府的新冠病毒內部通報會。

接下來的一個月,她和丈夫就開始持續賣出價值1800萬美元的股票,這些公司的股價都在疫情暴發後暴跌。

同時他們還買進了遠程辦公軟件和個人防護用品製造商的股票。

佐治亞另一名參議員普度同時參加了病毒內部通報會,並同樣憑內幕信息操作股票賺錢。

因此他在前2場辯論被挑戰者奧索夫打得一塌塗地,最後乾脆放棄參加第3場辯論。

然而由於第三黨自由黨參選人的攪局,奧索夫還是比普度少了8.8萬票。不過普度也以49.72%的得票率未能過半。

在另一個席位的競逐中,由於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等一大票人的攪局,洛夫勒、民主黨挑戰者沃諾克的的票都未超過1/3。

佐治亞州法規規定,如果候選人沒有在選舉中獲得過半選票,得票率最高的兩名候選人將再次進入一對一的決選:

民主黨33歲後生Jon Ossoff對陣共和黨老油條David Perdue,民主黨黑人牧師Raphael Warnock對陣共和黨女富豪Kelly Loeffler。

現在真正的美國政治觀察焦點都聚焦在這4個人身上,參議院最終的控制權、未來4年的美國基本政治版圖,都取決於佐治亞州的2個參議員席位爭奪:

12月7日,投票登記截止;12月14日,提前投票開始;2021年1月5日,正式投票日,此日前年滿18歲的本州居民,可以投票。

為此,兩黨在每個人身上都砸下了上億美元的天量競選資金支持,雙方總計砸下超過5億美元,量級相當於川普/拜登單個人的總統競選經費。

佐治亞州進入了比原來更高密度的電視政治廣告狂轟濫炸時間——相當於以前在全國近10個搖擺州投放的廣告,現在近一半全都砸到這裏來了。

川普、彭斯和拜登、奧巴馬,現在也都重新親赴佐治亞,為本黨拉票。目前的平均民調顯示,這兩個席位的競爭,兩位民主黨候選人都暫時領先。

絕不認輸的川普

回頭看川普這一邊,他妄圖改變選舉結果的一切招數早已失敗並且註定完敗。

為競選結果進行的“法律戰”全部敗訴、駁回或不予受理。都是一個原因:沒有證據,純屬亂訴。

但他上週六(12日)一大早發推文表示,“我們才剛剛開始戰鬥!!!”

稍微瞭解此人便知,他一生從不認輸(認賬),面子高於一切。另一方面,他已經不僅是為自己而戰了。

週一(14日),就在各州選舉人團完成第二輪選舉的時候,70歲的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主動離職。

巴爾早在1991~1993年老布什總統任期就當過司法部長,此後一直在企業擔任法務高管,賺了4000萬美元身家。2019年2月被川普邀請回爐。

但是,在川普嚷嚷了一個多月“選舉舞弊”,巴爾卻宣佈沒有找到“大規模選舉舞弊”的證據。

此外,巴爾也被指責在10月份對拜登之子亨特的硬盤門未採取任何舉動,導致共和黨沒能在總統與國會選舉中獲取應有優勢。

巴爾在此時選擇跳出局外,明哲保身,主要是料到川普已經完蛋,沒必要再奉陪了。

然而川普接下來還要註定上演一些無法改變大選結果的政治行為藝術。

CBS/YouGov最新的民調顯示,62%的美國人認為美國大選已經結束且有定論了,已經到了接受現實的時候了。

但將票投給川普的選民裏,仍然有高達82%的人認為拜登上台沒有正當性。

同時這些人裏有50%的人認為,川普有必要繼續拒絕選舉結果,並使用一切手段繼續執政。

拜登以將近8000萬張選票、成為得票最多的當選總統。

川普雖然敗選,但仍拿到了近7400萬張選票,比他自己2016年勝選時還多出1000多萬張。

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和Morning Consult對共和黨選民的另一項民調顯示,川普依然是最有可能的2024年共和黨候選人。

根據對註冊選民的調查,川普在傾向於共和黨的選民中獲得了53%的支持,彭斯以12%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川普大兒子以8%的支持率位居第三。

而其他共和黨人的支持率都不到5%。

就此認輸,這股人氣就散了。2024年無法捲土重來。

絕不認輸,就是維持“悲情英雄”的形象,轉化成2024年的氣勢。

目前川普本人的政治捐款再次募到了2億美元以上,而訴訟加重新計票的總體費用,加起來也不過800萬美元左右。

我們看到的是一樁樁的敗訴,敗如山倒。可是他們還樂此不疲,因為他們得到的是滾滾的財源,簡直無本萬利。

韭菜不割完,官司不會停。

另一方面,堅持嚷嚷民主黨“舞弊”“欺詐”“偷竊”,可以給對手貼上標籤,激發己方選民復仇心理,甚至混淆剩餘的中間選民視聽。

當然,真把拜登惹毛了,把川普扔進監獄大有可能。拜登已經拒絕承諾會“特赦”川普。

現在,已經有很多檢察官在躍躍欲試了。川普的把柄……那可太多了。

別了!川普

現在(12月16日),距離美國真正最終的總統選舉1月6日還差整整3個星期21天,距離新總統拜登就職還有35天。

大選投票結束以來,川普已經進入“自閉模式”,取消絕大部分公開活動。也不跟外國領導人打電話。

那他忙着幹啥呢?除了發推抱怨,間或去打高爾夫球;川普從早到晚地看電視,關注媒體對於幾個州計票和法律訴訟的報道。到了晚上,他還跟手下抱怨自己的律師團隊“不給力”。

公開日程顯示,川普至少1個月沒有聽過機密情報簡報。11月3日至今,他也沒有和任何盟國領導人通過話。其中不少人已經在電話中祝賀拜登當選。

知情人士形容,川普在白宮幾乎“從早到晚地看電視”。上午在二樓的起居室看,下午很晚才來到橢圓辦公室,又頻繁走到旁邊的房間看電視。

除了偶爾想一想2024年如何捲土重來,川普已經沒有任何心思放在內政上,更遑論外交,腦子只剩選戰。

像伊朗核專家被殺,那是以色列內塔尼亞胡重啓的獵頭計劃,目的是給拜登製造難題。

川普真的要走人了,終於可以認真討論拜登和席捲外部世界的疫情了。

現在,美國的新冠死亡人數已經超過30萬。華盛頓的美國國家大教堂敲響了整整30分鐘的喪鐘。

喪鐘為誰而鳴?一切的一切,在鐘聲敲響的時候,都還沒有結束。